AKI瑶璃

神经病和精分两种

哇哦唔8月过去大半了,而我还什么都没。。。(闭嘴)

感觉到了疲惫期,想停产……能救?

虽然很粗糙但是已经不详细化了…………orz

他和他的尾巴都好可爱~(¯﹃¯)


心操这个表情意外很搭这个场景我就放上来了

心操:???

学习上色……所以很多细节没有调,后期应该会再调整

恩……感觉后面线稿很难处理……背景也很难匹配,难道要先画背景?好好的线稿就这么死了……

继续研究……

首无觉醒后蓝皮,出于私心搞了个正常皮=-=

阴影什么的好麻烦……

于是懒癌发作

首鸦的短片日常——乘凉

表情源于  素描关系

改图加字:这就是我


界限(上)

很正常的一篇文,没有肉

请结合首无、鸦天狗的传记观看

首鸦给的感觉大概是这样吧(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

对于妖怪而言时间是停止的,漫长的岁月里留不下任何东西,无限的生命里只有无数的轮回与等待,而对于人类而言在有限的生命力却充满着无限的可能与精彩,单一这点来说,还真有点羡慕呢……

“首无!!!”

一个聒噪的声音扰乱了首无的思绪,首无皱了皱眉头回过头

“鸦天狗,你——”

“嘿!我给你讲今天大天狗大人可厉害了,一次扫平了所有的妖怪!啊哈哈,果然是大义的化身!”

“……”

“哎?你要说啥吗?你今天过的怎么样?”

“……”

首无一时接不上话,看着忽然降落到自己面前的鸦天狗,和他身上新增的伤口叹了口气。从这家伙来到寮里就是这样了,每天‘大天狗大天狗’的喊着,躁动、亢奋,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自家大人似乎也并不介意鸦天狗这样的活跃,只是对自己而言,这家伙有些活跃过头了。

“喂喂,你怎么总是和老头子似的,哎你再和我说说你们人类的世界是啥样的吧~”鸦天狗扫了扫身上留着的战斗痕迹,一屁股坐到了首无旁边,首无皱了皱眉头,人类的记忆停留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所有美好早就在那把利刃落下时斩断了,留下的只有无限的画面轮回和一个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首无下意识拽了拽自己的围巾,他并不想说太多有关‘人’的话题。鸦天狗似乎毫无察觉,依旧眨巴着眼睛等故事。

“去清理伤口。”首无移开视线命令道

“哎哎?过一阵自己就愈合啦,我可是大妖怪哎!”

“妖怪不妖怪都去清理!”首无起身离开了坐台,站着再次命令道,鸦天狗看着首无严肃的表情只能耸耸肩挥翅膀去找桃花妖,翅膀呼啦呼啦的留下几根羽毛,落在台子上又消失了。首无呼了口气,看了看羽毛消失的痕迹走进屋子里。

午后首无靠在院里那颗大樱花树下休息,看着飘落的漫天樱花瓣到有些杂绪,首无伸出手看着那些落英砸在自己手中又掉落想着什么

“首无!你在这里啊!”

啊,又来了……

“哇又掉了这么多花,哎过两天祭典要不要去玩?!”鸦天狗一脸兴奋的钻进着落花组成的屏障里晃着翅膀说道

“啊?”

“就是说祭典日啊,难得得到了许可去人间哎,你不想去吗?还能回味一下自己的故乡啊什么的,还有很多好玩的,而且我们已经是式神了更不会有什么问题!说不定还能去宣扬一下大义!”

鸦天狗叉着腰站在首无面前扬起笑容,眼睛里满是期待。首无抬头看向鸦天狗,落英缤纷晃了视线,从花瓣缝隙间偷偷钻进来的阳光落在鸦天狗身上,像是舞台开场前聚焦的光线,抖落的鸦羽交织在樱花的帷幕中划开了幕布。

啊,真糟糕,这下怎么拒绝呢?

首无叹了口气

“那么早一点,别迟到。”首无说完鸦天狗的眼睛更亮了,还兴奋的挥舞着薙刀

“好哎!!那约好了!我不会迟到的!”

“喂,小心一点。”鸦天狗又故意似的晃了晃薙刀愉快的离开了,首无看着鸦天狗的背影,这家伙好像又多了几乎伤痕。

祭典这天,首无看着穿好一身蓝色浴袍的鸦天狗,和鸦天狗塞给自己的衣服,对自己当初的决定产生了质疑

“这是做什么?”

“啊,大人给的,说穿上这个会更有节日气氛!你看大人还特意给我留了翅膀的位置!”说完鸦天狗还得意的转过身给首无看自己的翅膀

“……我觉得大人只是想看你穿这件衣服而已。”

“哎呀有什么所谓的,大人也给你做了一套,穿上穿上,看,还有条围巾!啊软软的手感。”

“……”首无叹了口气想到是自己大人给的衣服也不好拒绝,只得换上。衣料很舒服,深蓝色的袍子印着红色的火焰纹路,有那么些节日的味道又多了点别的意味,直到首无看到袖口歪歪扭扭刺着个羽毛的图样,再次对自己的决定有了质疑

“走吧~走吧~”鸦天狗已经兴奋的难耐了,胡乱的给首无裹上了围巾便小跑向前去了

“喂,翅膀什么的收起来啊!”首无一边整理围巾一边跟了上去

“有什么关系,说是扮鬼就好了啦!”鸦天狗抖着翅膀继续跑着

……

“哇,人还真是多呐,哎哎看!那里有我的面具哎,啊你看哪个人是不是在模仿桃花姐姐啊,居然真的也有人扮妖怪哎。”

嘈杂的人群中鸦天狗的声音依旧清晰的响彻在耳边,首无似乎没什么心情闷着头跟着。自己已经很久没参加这样的节日了,太过于热闹,太过于喧嚣。没有哭声,耳边充满了欢笑;没有马蹄砸在地面的声音,是木屐轻点在地面的声音,没有战火红光的颜色,全是温暖的烛光;没有战火腥血的气味,四周满满酝酿着小吃甜腻的香气

“首无!烟花烟花!”鸦天狗兴奋的喊道,天空忽然被照明,绚丽的烟火如同滴落在夜空画布上的颜料,四溅开来渲染了整个天空,融化在微微收放的瞳孔里。

烟花的光火把鸦天狗的羽毛印的发亮,首无低下眼,拉紧了围巾转身离开了人群

啊,连着烟火也是,让人如此烦心……

空中一声又一声的礼花,首无耳边却回放起一阵又一阵的炮火;木屐吧哒吧哒的声音却被瓦砾中狂蹦的脚步声所取代,夜空中明亮的烟火拽住首无的影子将它拖了很长长,最终断裂在人群的边界处渐渐分离去了。

这份安逸,真想碾碎啊……

夜空太过明亮隔了这么远还能看见火光,闹市太过嘈杂声即使离了这么远也能听见,还有……

“啊,首无你怎么在这里,找了你好半天哎!”

这个声音仿佛怎样远离都会再次出现,首无坐在偏远的桥边上,望着桥下静静流淌的水没说话

“哎哎,你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啊,哈烟火吓到你了吧?!今天有意思的东西超多啊,我捞了金鱼,你看还有这个挂件很像你哎。人类真好啊这么多好玩的很有趣的食物,我都想着哪天要能成为人就好了,你拥有人类的时光真棒,你故乡也是这样吧!别不说话啊,呐我弄了一盒樱饼你要不要——”

鸦天狗欢快的语气,在首无打落递上那盒樱饼的瞬间嘎然而止了,樱饼散出盒子砸在水面与桥面的声音在喧闹的夜空里异常的清晰

“那么喜欢的话……割去翅膀去活成个人啊……”首无的声音压的很低

首无站了起来看着鸦天狗

“觉得有意思的话就留在这别回去啊!”

首无大声的说了出来,鸦天狗愣住没有说话

“觉得有趣就回到人群中去啊!”

首无扯住鸦天狗的衣服冲他吼道

“你知道什么,你看到的这些美好之下埋着多少尸体,淌着多少鲜血?天天问我的故乡,你又知道故乡这个词意味着什么?我看不见故乡的灯火听不见故乡歌谣,我曾拼上性命为了我的故乡流尽了鲜血现在却看不见一点点她的影子,而这些人不用担心任何事可以沉浸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我却不再能有归处,只能永远徘徊在生与死人与妖的夹缝之间什么都做不了!!你懂什么?!我已经不再拥有‘人’的生命,却要被‘人’的记忆永远禁锢着,生来就是妖怪的你懂什么?!”

又一朵巨大的礼花在空中绽放,火光落在水面上零零散散很快就又消失不见。鸦天狗微微动着唇始终没能再说出一句话,首无低下头松开被自己扯皱的衣领,绕开鸦天狗,踩着桥面上散碎的烟火光斑走开,身后的影子被又一朵夜空的礼花照的支离破碎

‘真是的……说了很糟糕的话啊……’首无扶着额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

……

首无不知道在这交错的小道上绕了多久,人群终于开始变得稀疏,夜空中也不再有烟火的轰鸣,首无逆着人群默默走着,四周的喧嚣逐渐的静了下来

“哎呀……”

一个小孩子一不留神撞上了自己

“都说了慢点啦,啊抱歉。”后面跟上来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孩子

“啊,抱歉大哥哥,大哥哥一个人吗?”

“……”

撞上来的孩子到不怕生,反而打量起眼前的首无

“大哥哥是什么妖怪啊?”

“嗯?”首无被问着愣了一下

“今天大家都是妖怪哦,看我是天狗!我哥哥是狸猫!”说完小孩子从怀里摸出一个红脸高鼻子的妖怪面具戴上

“哎呀,别闹了……”

“不,没关系。”首无拜拜手,他并不介意这小孩子的胡闹,相反的首无起了些兴趣

“啊呜,不乖就吃掉你!”小孩子晃着手奶声奶气的向首无做着威胁,首无被逗的笑了一下

“天狗可不吃人啊。”

“啊,那他吃什么?吃小孩吗?”首无听了又忍不住笑了笑

“不,不吃,不是所有妖怪都吃人。”

“哦,那大哥哥你时什么妖怪,你吃人吗,还是说你会吃小孩,大哥哥一点都不像妖怪~”

“你别闹不要对别人没大没小的。”大些的孩子试图拉住小些的弟弟

小孩似乎并没有在乎哥哥的告诫,好奇的伸手去拽首无的围巾,首无也没打算阻止,任他扯掉了自己的围巾。然后首无看到了令他觉得有趣的一幕,年龄稍大的孩子吓得坐到了地上惊恐的望着自己,年龄小的反倒一脸新奇眼睛里还透着像是羡慕的目光

“哇!大哥哥你好厉害!头可以飞起来哎!可以摸摸吗!可以摸摸吗!”说着就伸手去够,首无淡定的从他手里拿回围巾,还将围巾作为跳绳让头跳了两下,大些的孩子已经吓得脸色都变了,起身拉起小的就跑,首无也不打算追,小些的孩子边跑边依依不舍的向自己挥手喊着什么。首无拉好围巾又四处看了看确定四周没什么人,再次慢悠悠的朝前走去。刚刚的场景让首无忽然想起鸦天狗刚来不久的时候,自己用头表演跳绳的时候,那家伙的反应和那个小的孩子差不多,一脸惊奇的抓过自己的头就摆弄了起来……

首无愣了一下,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又四处望了望,在这长长的小路上只有自己了,首无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依旧弥漫着甜腻,夜空里还残留着礼花的痕迹,晃晃悠悠的烛火保留着人群的温度,好像所有的喧闹都未曾停止。

那家伙大概不会出现了,现在还真是……安静的令人烦躁啊……

——————————————————

TBC

另外关于祭典:原本想写盂兰盆节(百鬼夜行日),后来科普盂兰盆节不放烟火,各种查查看看后就改成了夏日祭,又能扮鬼又能不扮鬼又能有烟火和吃的……看得我都想去orz……

以及欢迎科普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调整,少做死多活命。

啊~~他真好吃~~
要图可微博可小窗

给小伙伴也涂了一只,因为想看他被他男神舔后的反应(不是的听我解释!)

夏天了来点冰激凌吧~(其实我就想看看小舌头)

不知道为什么图就很抖………gif好难